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关于百达翡丽限量手表

在巴赛尔大展期间,刚好有安帝古伦的拍卖。除了有些项目偶然失守,多数都卖出相当好的成绩。王寂想要的百达翡丽5100J和沛 Zeregraph纳海,都以高价成交了,后者还以该型号的历史新高易手。他跟我说,这什么海啸呀,比以前更贵我很侥幸,“捡”到了梦幻铭器百达翡丽3448。说起来,以前卖100万以上的东西基本上都会出事,不论品牌型号甚难身免。这是买到顶级藏品的良机,我的许多鉴赏家级朋友都慨叹,大衰退如无物,大海味如无物,现在最头痛的是以前要痴痴地等的贵价表如三水佬睇马灯—陆续有来啧。有朋友想买5016P,几天内竟有人替他找到了黑面全红字的 Unique Piece,开价才460万港元,低过定价。他苦笑问我:“海啸是好事还是坏事?”

我不懂得如何回答。工作太忙,我没有足够时间去“投资”,因此金融海啸只能伤皮肉而筋骨无损。但订的表来得快,市场上又有许多的吸引,就算是邓通也会有铜山采尽之哀。像广东人所说,懂得印钞票也要等时间风干也。一朝得志的土富豪,敢于不顾实际价值买东西,也就自然敢于不顾市场价值卖东西,同时“create”出新高或新低的市场价值。某位瑞士银行外汇操盘手花60万瑞士法郎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日内瓦慈善筹款晚宴买了一只百达翡丽6000T,结果很快就以19万瑞士法郎在公开拍卖,套现回乡种土豆了。

这就是本非世家贵裔的“理无久享”们的悲哀:时或有用之不尽之银,时或无掷口盖棺之钱,一只脚在上海天上人间(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一只脚在酆都九层地狱。他们的身外物,抛出来就是海啸中令我们奔波之事。市场上多了可买的表,账户里少了可用的钱,上帝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一只高价的表,谁都不知道高峰在哪里,也不知道低点在何方。但是,普通价位即20万到50万港元的经典好表,总不会沦落到哪里去。以百达翡丽的限量表来说,从3960开始从没发生过跌破定价的事。所以,很多朋友努力地找这个品牌的限量表。既有好表戴,在银码方面又不虞有失,甚至存到银行做定期也没有同样的增长,吾辈并不奢求冒险的快感和赌博的机会,能这样已经算很满足了。

泡沫终于提前爆破了。行内的许多人,都在考虑起自1989年的百达翡丽限量表效应的来龙去脉。宝玑的一位副总裁很诚恳地问我,为什么百达翡丽不用做太多创新就能供不应求,很多顶级名牌包括他们自己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不容易有寸我想,原因在于一个不好说清楚的本质,乃人们其实很拥戴永恒的经典,这种永恒的追捧至以惯性的行为存在。央视的春晚好看吗?我自己听到过许多的劣评,但抨击最烈的人还是乖地准时到电视机前,边看边骂边期待下一年;一首新歌,刚播放时不一定每个人都觉得好听,但在不断地重复之后,很可能成为流行的大热门金曲。问题是:怎么能让消费惯性产生?像买百达翡丽那样。其实有不少人跟我有同样的百达翡丽惯性着迷症,同一个型号买齐四种金的。

百达翡丽做限量手表的策略十分高明,稍为贵价的就不限量。在我的印象中,每只单价超过50万港元的只宣布过一两次,例如5959,例如5104,但限量过后还是继续制造了。而令很多人趋之若鹜的是,百达翡丽不单做全球发售的限量表,也做属于某个地区的特别庆典限量表。年历表之中的德国 Wempe、美国 TiffanySincere和新加坡,就是只为某个国家的零售商做的表。而在瑞士本土而言,他们还给 Guberlin做过两地时间表。由于被全世界的人追抢,这些表的身价一直居高不下。写到这里,朋友们可能会问:百达翡丽给中国人做过限量表吗?品牌对华人市场有足够的关注吗?不算中国人到欧美日买表,两岸四地的销售加起来,肯定是这个品牌的最庞大市场呀!我自己希望收齐PP各种限量表,当然会尽量找各方面的资料。说起来,最早的限量但又没有具体数字的型号,是大约在1970年代末陆续出口到香港的3445G自动表,基本上只在香港买得到。它与其他同型号产品不同的特色,乃装置了透明表背,可以欣赏远比近代产品漂亮的47-460机芯。现在偶尔可在拍卖“执死鸡”,够运的话10多万港元就能买得到。

为免鱼目混珠,买此特别表记得查看原厂证书或者是档案室副本。有数可稽的第一款限量,应该是1996年为台湾总代理武祥成立25周年制造的3923R。它有两个版本:配备当时从没有过的红金表面的,做100只;配备白珐琅面红宝字的,做20只。难能可贵的是,它装置当时215机芯从没有过的透明宝石玻璃表背,令此机芯的运作首度出现人前表背印有“WU CHANG20 0TH YEAR ANNIVERSARY"(武祥二十周年纪念)字样,明白揭示了纪念意义。这只表的限量虽然少,但也不是全部卖到消费者手上,应该有相当部分留下来送给支持武祥的贵宾。

在下忝陪末席,获董事长刘费玉祥刘妈妈赠送了一只,珍如拱璧舍不得经常佩戴,至今还算是 mint condition我知道,有朋友至今连封口胶袋都还未剪开,好可能没机会再佩戴!在历史上,红金面款只有一只出现在国际拍卖,而珐琅面红宝字则出现了3只,后者的2003年最低价成9,200瑞士法郎,一年后的最高价是21,850瑞士法郎,便是一入侯门深似海。我相信,今日的价值必定高过2004年的成交价。

1999年澳门回归,百达翡丽以5026自动表做了限量纪念表,由葡京酒店六福表行独家出售。5026的外型我一直十分推崇,认为它是原祖 Calatrava的忠实重现。我1980年代末在纽约买的1932年产第一代Ref96,外观线条跟它一模一样,只是502的小秒针盘移到5时位置。从美学角度讲,这个布局不算有很好的视觉平衡,但人们觉得与别不同,而且也是 direct seconds的不能改变必然,也就无可厚非了。可是,澳门回归版表面的相对位置上,有一个与秒针盘差不多大小的圆盘,印有回归日期December201999字样正好营造了出色的平衡感,原本的些微缺一扫而空。

此表有红白黄三种金,各做150只,几乎尽落当地政商名人之手,偶而才有一只流入当地的二手店。其白金版本最贵时曾炒到近40万之数,而且一出现就被入量珠买下。我买到的红金,价钱比新的5026P还高,店家着意分文不减。流通如此容易,也就从来没在拍卖上出现过此表是百达丽历史上唯一一只与政治活动有关连的纪念表。说澳门版5026是百达唯一与政治有关的量,对,也不全对。2005年,中国台湾地区出现了一款5110P世界时间表,此表的GMT+8区的时区名字,不是达惯用的香港,也不是曾经出现过的上海,更不是红太阳升起的地方,却然改成台,并且印上独一无二的红色此表的限量仅100只,据说是一天间全售,我相信加大一两倍路也不是问题直到今天,台湾5110P没有放出过,无法了解实际市场价值,但我判断50万元是跑不掉的。

2008年中国大陆第二家百达翡丽专卖店在北京前门23号开幕,厂方为此做了大陆首款限量表。人们对此寄望甚深,网上说白话的人言之凿凿,说是有北京字眼的5110,上辈子参加了义和拳的愤青们自是欢欣雀跃弹冠相庆。最后揭晓它是只做28只的5296G。不管人们怎么想,为加强这只表的收藏价值,相关的人可是付出了最大努力,争取到了能争取到的最好效果。此表用了与5139相同的芋艿色紫白表面,相当独特。而在透明宝石玻璃上,还印有英文“北京2008”字样。此表印有限量数字与独立编号,在百达翡丽的限量表中并不多见,唯一例外是日内瓦专卖店的2000年限量。

头脑发热的人到处说此表会有十倍八倍的升值能力,上市前我明言告诉王寂,我预测不会超过百分之五十。由于人们的轻率胡言,澍生兄以68万港元在四川赈灾义卖中买到一只,也为避人口实送了出去。他是我请来赴会的嘉宾,事情的结果令我也有几分欠了人情的感觉。此表极受欢迎,登记购买者是产量的好多倍。在下此次真的忝陪末席,拿到了最后一个编号。此表用了新面世的324机芯,品质在近二三十年来的百达翡丽自动表中表现相当出色。在测试仪上,它的运行呈一条直线,那是以往只在劳力士和真力时中方可见到的。